前世

 

 

 

  即使是做事頗有原則的地獄使者也有心軟例外的時候。


 


 

  凡是進入輪迴的任何人都必須喝下孟婆湯用以消除今生的記憶,來生人們又將以一個個新的個體誕生於這個世界上。

  不帶有前世的記憶,不存有任何愛恨嗔痴,都將再一次的以一個純白無暇的樣貌來到這個世界上。


 


 

  『喝下它。』地獄使者不帶任何感情的說著。

  「一定要嗎?」

  『每個人都會經過這最後一關,才能夠進入輪迴。』

  「不能有例外嗎?」

  『你會後悔,不論為了甚麼事。』

  「我有非記得不可的事情。」

  『哦?』儘管在男孩後面還有909225位正等著要喝下孟婆湯進入輪迴,但男孩說甚麼也不願意喝下那湯藥的舉動還是引起了地獄使者的好奇心。


 


 

  身在這樣一個所有官位爵位皆為世襲制的時代,事事都講求門當戶對,對於這樣迂腐的制度我也只能接受,畢竟身為社會最底層的我沒有任何權力能力可以改變這樣扭曲的價值觀。


 

  人說想要改變這樣的現況唯一的管道就是取得功名,但在這個時代絕大多數的官位爵位都被那些生來就是官家子女的人給佔有,剩下來的極少數的官位才是我們這些人能夠透過考試取得。


 

  但像我們這樣的人,即便是獲得了官位最高也不過是個地方官,怎麼可能有機會能夠面見我們的王,更遑論要有一番作為。


 


 

  即便如此,還是得認真的到學堂去聽講。


 

  在學堂裡學生被分成了上級、次級以及下級,分類的標準,可想而知的當然是父母親的官位爵位。

  生來就是官家子女的為上級,他,鄭號錫,我的戀人,就是這個層級的。

  父親在這一生考取功名的子女為次級。

  家人一生毫無作為的子女為下級,而我,閔玧其就是在這樣的級別裡。


 


 

  為了不讓我們與其他層級的人有所接觸,不僅上課的課室不是相同的,就連上課的時間也被巧妙的錯開。


 

  即便如此,我們還是認識了彼此。


 


 


 

  一日受了家人之託在從學堂回程的路上先到了附近的藥舖拿了些食材,說是許久未吃肉,母親要燉一次肉來犒賞全家這些日子以來的省吃檢用。


 

  在去藥舖的路上我見到一名年齡看來和我一般大的男孩,他蹲在角落裡,表情看來十分痛苦。


  「你還好嗎?」

  『...』


 

  那男孩還沒說話就暈了過去,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我只好把他拖回家裡。


 


 

  所幸家裡沒有責怪我將陌生人帶回家,還請了大夫過府,大夫說他只是營養不良而已,抓了藥給那男孩,待會熬了藥再讓他吃點東西補身子很快就會好了。


 

  奇怪的是,看了那男孩的行裝,分明是富家子弟才會有的裝束,怎麼會淪落到這個地步呢?


 

  按著家人的吩咐,我再一次上街去採買食材。


 


 

  回到家時那男孩已經清醒坐在大廳的椅子上,將買回來的食材拿到了廚房交給母親後,我才回到大廳。


 

  站在男孩面前我問男孩為甚麼會出現在藥舖前,又為甚麼會暈倒,明明是個富家子弟,家裡總不會讓他餓肚子的吧?

  面對我一連串的問題,男孩輕齒『是你救了我嗎?』,我點點頭嗯了一聲。

  『我離家出走了。』

  「聽說上級班有個很久沒來學堂的,就是你嗎?」

  『啊...原來所有人都知道了嗎...?』聽著像是在問著,但又像是在自言自語。

  「為甚麼離家出走?」

  『討厭家裡給我的安排。』


 


 

  男孩說,出生在代代皆為文官的家族,壓力特別的大,家人不斷的灌輸一定要考取功名為家裡再添風采,雖然知道考取功名是件光榮的事情,但在家人不停的給予壓力的情況下,還是給足了男孩龐大的壓力,所以才受不了跑了出來。


 


 

  「那你打算怎麼辦?不回去了嗎?」

  『我...我不知道。』男孩垂下眼,那長長的睫毛蓋住了眼,使我看不清男孩此刻的表情。

  「住我家吧?」不知道為甚麼,我,想保護他。

  『可以嗎?』男孩倏地抬起了頭。

  「我會和父親母親說說看的。」


 


 

  在用晚膳時我向家人提起了收留男孩的提議,父親思付了許久後點了頭,最終同意了讓男孩留下的提議,只是學堂那是不能去了,父親只給了我一個條件-在學堂裡好好學習,回家後再一一的交給男孩,要讓男孩和我一起考試。


 


 

  「從今以後你就是我的家人了,我會保護你的。」

  「我比你大,從今以後我就是你的玧其哥了。」

  『玧其哥。』看著男孩笑的燦爛的表情,我暗暗的下了要保護他一輩子的決定。


 


 

  在相同屋簷下相處了十年,我們也來到了及冠之年,一起上了皇城參加科舉,但結果卻不如預期,號錫沒有考上科舉,意味著號錫沒辦法光宗耀祖,當初說了要好好的考了科舉,取得功名後要回到鄭家向他的家人賠罪,這麼多年來都不在家裡沒盡到孝道,但如今看來是不能了。


 

  「號錫沒事,今年考不上還有明年,我會繼續幫你的。」拍拍號錫的肩我想幫他打氣,不料那孩子卻抬起了那一向明媚的眼眸望著我,欲哭的表情讓我不知如何是好。

  『玧其哥...我不想考科舉。』

  「呀,你這小子說甚麼呢,不過就是這次落榜罷了,我的號錫一定能考取功名的,哥說了會幫你的。」

  『哥...當初和伯父伯母說好的,考到官位之後就要回家,我...』

  『我不想離開哥。』眼前的孩子哭花了臉,抱著我,緊緊的。


 

  我不知道,原來號錫是故意不好好考試,是故意不考上科舉的,只因為不想離開我。

  我不知道,原來號錫對我是存有這樣的情感的。


 


 

  「號錫啊,看我。」捧著那小孩的臉,用手幫他抹去臉上的淚痕。

  『...』還在情緒裡的號錫,身體還一顫一顫的。

  「你喜歡我嗎?我說的是,像父親母親那樣,想與對方共度此生的那種喜歡。」

  『玧其哥...』

  「果然還是我自作多情了嗎?」失望的要收回還放在號錫頰邊的手,那孩子突然抓住了我的手。

  『我喜歡哥,很久很久以前就喜歡了。』

  「嗯,知道了。」

  『哥呢...哥也喜歡我嗎?』

  「嗯,哥也很喜歡號錫。」

  「不用擔心,哥會保護你的,回去後我會和父親母親說的。」

  看著號錫越發燦爛的笑臉,我實在不忍心告訴他,往後的路會十分艱辛,但沒關係,我回連同你的份一併承擔的。


 


 


 

  回了家我如實的告訴了父母想要和號錫一起搬出去的想法,父親告訴我他早知道會有這一天,不會攔我,之後的日子會很辛苦,要自己堅持住。


 

  我知道,父親早就看出了一切,包括號錫那孩子沒考上科舉的事情,包括我們愛彼此的事情。


 


 


 


 

  和號錫一起搬到了外頭,好好的選了個距離故鄉十分遙遠的村莊,為的是不想讓我跟號錫這樣的關係給父母親造成任何輿論的壓力。


 

  好好的找了個安身之所,雖不比以往在故鄉時那般溫馨,但這個家裡也不需要太多其他的,我只要有號錫就夠了。


 


 

  在這新的環境一起生活,有了聖上每個月發配下來的俸祿,兩個人生活也比以前要好上許多。


 

  雖說生活比以前好上許多,但一起在這裡生活的這些日子裡也不免引來其他鄰居的側目,畢竟在這樣封建的時代,兩個男人住在一起還是不被大眾所接受的,不過無所謂,我們開心就好。


 


 

  『玧其哥。』

  「怎麼了我們號錫?」

  『今天出去聽見鄰居在議論我們...』那一向上揚的嘴角,也豁地下垂。

  「沒事,不用理他們。」摸摸眼前小孩的頭,給他一個足夠安心的笑容。


 


 

  當然,不僅不時引來鄰居非議,也時常在巷口看見鄭家派人來尋找號錫的下落,畢竟還是出身世家,自家的孩子失蹤了十多年,即使再怎麼樣鐵石心腸的父母最終還是會心軟。


 

  和號錫一起躲過好幾次家人的搜查,多半是以我們住的地方好歹也算是個地方官官邸,豈可讓人隨意進入,這樣我一個地方官的顏面何在。


 

  當然我這個地方官的威嚴還是存在的,他們也不敢多說甚麼,只能夠摸摸鼻子離開。


 


 


 


 

  一天,我正忙著處理堆積如山的公務時,府邸來了人,說是號錫病倒了,好好的怎麼就病倒了,趕緊差了人請大夫過府,大夫告訴我是肺炎,他的醫術只能夠幫助號錫延緩病情,不能夠痊癒。


 

  問了還能夠再活多久,大夫也只說不知道。


 


 

  坐在床邊握著小孩的手,一直到感覺緊握著的手有了動靜。

  「醒了?」

  『玧其哥?你不是應該在處理公務嗎?』

  「你暈倒了。」聽見我的話鄭號錫瞳孔瞬間放大,隨即又變的鎮定。

  『所以...玧其哥已經知道了?』

  「這話甚麼意思?難不成你早就知道自己病了,卻不告訴我?」我吼著號錫。

  看著他垂下的睫毛,我懂了,甚麼都懂了,原來這陣子號錫身體漸差不是我的錯覺,也不是他所說的染了風寒,更不單單只是睡眠不足,而是肺炎,而他早就知道了,卻不告訴我。


 

  「多久了?」

  『半年多了。』


 

  看來我對他的關心還是不夠,一直忙於政務,我居然忽略了我最愛的人,連他生了這麼大的病都不知道。


 

  「別怕,哥會給你找全國最好的大夫來給你診治的。」伸手把眼前的愛人摟進懷裡。


 


 


 

  但,即便找遍了大夫還是無一人能夠將號錫的病治好,眼看著自己的愛人身體一日比一日更差我卻無能為力。


 


 


 


 

  鄭號錫又病倒了,然而這一次,大夫說撐不住了,從第一次發現徵兆到現在,已經算是維持了很長的時間了,已經算是奇蹟了。


 


 

  抱著鄭號錫,在我懷裡的他用了僅有的力氣抓住了我的衣袖,『哥,我走了以後找個好女孩成家吧,我知道雖然伯父伯母表面上是支持我們,但心裡多半還是希望你能夠傳宗接代的。』

  「我不會娶的,我這一生只會有你一個戀人。」


 

  『哥,玧其哥,咳咳...』我趕緊輕拍著號錫的背,幫他順順氣,不料卻在號錫拿開手帕後看見了一攤血。

  『快沒時間了...』

  「到了那邊之後...如果能不喝那孟婆湯就別喝了,來生,我們再續今生緣。」

  『如果地獄使者不肯呢?』

  「那就別反抗,換我求他,所有該受的罪都由我來。」

  『哥,抱抱我。』伸手摟過這孩子,緊緊的抱著他,我們都知道這是最後一次了。

  『哥,我啊真的很幸福,因為擁有過哥。』


 

  然後從剛才開始就緊抓著我的手,漸漸的沒了力氣,最後鬆了開來,從我的手中滑落,一直以來花了多少心思才守住的愛人,居然就這麼敗給了肺炎。


 


 


 


 

  「我說完了。」

  『你就為了那個...鄭號錫要來反抗喝下孟婆湯?』

  「是的,無論要付出何種代價。」

  『我可以答應你,但不可能一出生就擁有前世記憶,你的記憶會在20歲後慢慢浮現。』最終閔玧其那愛情故事還是感動了地獄使者。

  『當然,也不能讓你白白的逃過喝孟婆湯,你必須在地獄裡受難900年,你將閱盡人間無數的生死。』

  「沒問題,只要能夠保留今生的記憶,要我付出甚麼樣的代價都可以。」

  『但,有一點我必須告訴你,我這裡並沒有一個叫做鄭號錫的人要求不喝下孟婆湯,也就是說來生擁有記憶的,只會有你一個人。』即便知道即使把這個事實告訴閔玧其大概也不會影響他決定不喝孟婆湯的決定,地獄使者還是將這個事實講給了閔玧其。

  「沒關係的,我告訴過他所有的罪都由我來承擔。」依舊是那無所畏懼的神情。

  『那好,我會把你的事告訴給神,他會給你寬容的。』

  「謝謝你。」


 

  結束了漫長的對話,閔玧其回頭看著那等待著喝下孟婆湯進入輪迴的人們鞠了恭,就被帶進了地獄。


 


 

  『田差使你這樣做沒問題嗎?』

  『沒事,頂多就寫個萬字報告書吧。』田差使蠻不在乎的聳了聳肩。

  『唉,隨你了。』


 

  - to be continued -

 


 

 

  嗯,大概休息了一個月,帶著糖錫CP文我回來了,不知道為甚麼我又把錫錫寫死了。

 

  然後阿,這一個月以來雖然都在休息,但大家如果有發文我都會看,只是沒留言而已,因為不想開電腦都只用app看,但app都不讓我留言我很無奈,我一定要去跟痞客邦建議,讓app新增留言功能,不然太不方便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 的頭像
Z

Z's Dream World

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薄荷綠的Kite
  • 喔莫期待下篇!
    厚比怎麼又死了啦~
    輪迴轉世什麼的我的最愛呀
    每次都被虐個半死但是又超愛看的!!!
  • 寫著寫著就死了 也要死了才能輪迴啊ㅋㅋㅋㅋㅋ
    下篇應該還要一陣子
    敬請期待ㅋㅋㅋ(?

    Z 於 2016/12/29 10:49 回覆

  • 不太甜的兔子
  • 好想你啊~~~~
    這篇好好看❤️❤️
    希望他們現代會有好結果QAQ
    錫錫的記憶呢!?
    還是其實他偷偷把孟婆湯倒掉了之類的~
  • 當然不會這麼順利啊 如果錫錫也沒喝孟婆湯 那就太平順了 就沒有寫故事的意義了ㅋㅋㅋㅋ

    Z 於 2016/12/29 10:50 回覆

  • Yusyuan huang
  • 前面地獄使者害我想到鬼怪XD
    糖錫鵝來了(奔)結果開始看後妳讓我鼻酸,還雞皮疙瘩😂不要讓錫錫和糖糖分開拜託😭,雖然這樣的故事很美不過讓錫糖這麼虐還是給他心痛😭😭😭😭 下集結束么這樣不夠喔沒有中集么XD(捧臉)還有很久沒上來,新年快樂❤❤❤
  • 確實去看了鬼怪之後有的靈感ㅋㅋㅋㅋ
    來生嘛 如果今世過的很順利很甜蜜 那也就不會約定來生了 所以這個上輩子必須虐ㅋㅋㅋㅋ
    新年快樂💕

    Z 於 2017/01/14 23:26 回覆

  • Yusyuan huang
  • 果果是又來客串了么XDDD
  • 是的 寫什麼文都要讓他出來刷一下存在感😂

    Z 於 2017/01/14 23:26 回覆

  • Bearchia
  • 我只能說
    阿阿阿親故別虐我大好糖錫了
  • 哈哈哈哈考慮看看,還有下呢。

    Z 於 2017/03/16 12:14 回覆

  • berry951230
  • 我在等你啊寶貝❤整個很想看❤😭😭
  • 沒辦法,我現在苦無靈感……。

    Z 於 2017/03/18 14:53 回覆

  • berry951230
  • 沒事沒事想到再寫吧😊我最近是靈感爆棚啊多到我都寫不完😤😩😔我會等你甜我們糖錫的❤❤❤
  • 我還在猶豫要甜不甜呢😂😂😂

    Z 於 2017/03/19 11:4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