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了千萬波折排除了萬難才終於能夠在一起。

  依舊記得那日你和我說『不離開了,即便再為了各種原因分開了,我也一定會再找到妳,要等我。』,我甚麼也沒說只是依偎在你懷裡感受著這得來不易的寧靜。

 

  就像羅密歐與茱麗葉一般,明明彼此相愛卻不能在一起,家族間的對立、朋友們的種種勸告,我們之間的愛情從不被任何人祝福。

  沒有人能理解為何面對百般的阻礙我們仍然執意在一起。

 

 

  記得那晚你偷偷翻牆來找我,告訴我已經做好了周全的準備,只要我整理好簡單的行囊可以支持我們到達目的地就好,其他的你都已經安排妥當,讓我不用擔心。

 

  後天凌晨2點,在櫻花樹旁我會來接妳。

 

 

  按耐著緊張的心情,收拾好了簡單的包袱依約到櫻花樹等你,遠遠的就看見一抹熟悉的身影,你朝我奔來,把我緊緊的擁在懷裡。

  『我們先出發吧,船伕已經在等了。』

  騎上馬匹奔馳在街道巷弄裡,此刻我只覺得一切都好虛無,就這麼樣的離開了生活多年的小鎮,離開了父母、朋友,跟著自己心愛的人私奔。

 

  到了岸邊靜靜的看你向船伕再次確認了一切後才登船。

  船緩緩的駛進黑夜裡,看著水面上因船經過而漾起的漣漪,心裡還是覺得很不踏實。

  閔玧其見我一路上都安靜著,輕輕的移動到我身邊從身後擁著我『沒事的。』『累了吧,先睡一會,到了叫妳?』

  點了點頭,在閔玧其懷裡換了個舒適的姿勢,枕著他的手臂進入了夢鄉,在夢裡我看見我們從年少輕狂一起到了白髮蒼蒼,一幕一幕就好像真實發生了一般,真希望這些夢能實現。

 

 

  睡了許久,連船隻抵達了岸邊都不知道,醒來時只見閔玧其抱著我一手正玩著我的頭髮,見我醒了開口問了『餓嗎?我們上岸先吃點東西,再帶妳回我們家。』

  「我們家?」

  『嗯,我們家。』

 

  一起到鎮上找了些食物吃了,才漫步走到「我們家」,對於這個名詞不陌生,但如今有了新的定義『有妳,有我,這個地方以後就是我們的新家了。』你是這麼說的。

 

  家裡面只簡單的添購一些會立即用到的傢俱,及簡單的衣物,你說『舟車勞頓,夫人先休息,咱們隔日再到鎮上去買。』

  「誰是你夫人了。」被你這般調戲我羞的紅了臉。

 

  隔日一早起床並沒有看見閔玧其的身影,在家裡上下找了個遍,明明不大的空間卻處處充滿回音,好似這個家只是一個空殼,打開家門想到外面找你,卻赫然發現,這個地方我一點也不熟悉,昨日也只是在鎮上吃了點東西就回來了,並沒有對這個地方多做了解。

  失望的關上了門窩在客廳的沙發上等著,此刻諾大的沙發上只有我一個人更顯空虛,我將自己整個人縮了起來,抱著膝想著你甚麼時候回來,想著想著就哭了。

 

  此時你開了門進來,我趕緊上前抱住了你,你笑著揉了我的髮絲『我只是去買早餐,怎麼,才一會兒夫人就想夫君了?』

  「剛剛起床看不見你,家裡找了個遍也看不到,本想著要出門找你,才驚覺自己對這裡不熟悉...」

  「不要再突然離開了。」

  『是我不好,應該先留張字條的。』

  『好了別哭了,再掉一滴眼淚我就親你一下。』我嚇的不敢再哭,但我的反應卻惹的你一陣輕笑。

 

  一起用過了早膳,換了身衣服才到鎮上去採買新家佈置需要的東西,一路上不管我說要甚麼你總是笑著答應。

  『家裡的事全由妳做主。』

  「那你要幹麻?」

  『疼夫人就夠了。』

  「呀!閔玧其這裡是外面。」

  『好好好,咱們回家繼續。』

 

 

  一起把家裡上下打點好,也在外頭庭院裡種了些植物,現在「我們家」更像一個家了。

 

 

 

 

  世間物換星移,總有不盡人意的時候。

 

  一天醒來身旁的你早已不在床上,輕輕的喚了聲卻不見你回應,起身套了件外套打算先找著你了再做盥洗,開著每個房間邊喚著你的名,就是沒有任何動靜,總覺得不對勁,心裡頭悶悶的。

 

  忽然聽見外頭躁動,打開房門看見了你被圍在眾人之中,全身滿是傷痕,剛想衝上前卻被眼尖的你發現先出聲阻止了我,下一秒我看見一人拿著棍棒就從你身上一陣猛打。

  「別打了,別打了!」我嚇的出聲。

  那人聞聲找到了我,臉上露出一抹輕蔑的笑容,抄起傢伙又往閔玧其身上砸。

  這次我看仔細了,那人是父親當初給我安排的未婚夫的手下,看起來今天要嘛我跟他走,不然玧其就會死在他手裡了。

  「我跟你走。」無力的說出了違背心意的話,此刻我只想救閔玧其。

 

 

  看著閔玧其那不可置信的神情,我撇過頭不想讓他看見我眼角的淚滴,只聽見他在身後喊著。

  『我會去救妳的。』

 

 

 

  回了故鄉,那未婚夫將我關在了房間裡,我只覺得自己像個任人觀賞寵物。

 

 

  被迫換上了新娘禮服要與那未婚夫成親,他們說我雖已和閔玧其行過周公之禮,但他們並不會介意,反正也沒人敢要我。

  坐在床沿等著下人將自己帶進婚禮場地,心裡只想著離開時閔玧其說過的話『我會去救妳的。』

  但我現在已經是他們田家的玩偶,就要與那圖有其名的未婚夫成婚了,你若再不來就再也沒機會了。

 

  女傭走進房間告訴自己該移動到樓下場地準備進行儀式,我以緊張為由讓她們再等我一會,女傭也沒敢多問只說不能讓大家等太久,稍後再進來接我就離開了。

 

  拿起桌上的燭臺,緊緊的握在手裡,閉上眼,用力的往心臟送。

 

 

  「我此生都只會是閔玧其的人,寧死也不願負你,我們來生一定要投胎到好地方,不要在愛的這麼辛苦了。」

 

 

 

  卻不知,如果堅信著閔玧其,再多給他幾分鐘的時間,就能夠逃離這個如同監牢般的地方。

 

 

  閔玧其拔劍揮舞,將原本華麗的婚禮宴會變成了田家的喪禮,一路上不知道殺了多少人才到了妳的房間。

  打開房門看見妳倒在血泊之中,痛恨自己沒能早點救出妳,拿起妳仍握在手裡的燭臺,狠狠的往自己的心臟一送。

 

 

  從此你們成了這個小鎮上的第一對浴血鴛鴦。

 


 

 

 

  前幾天才說過會休息好一陣子的,今天還是來發文了。

 

  這幾日看到大家的留言,心裡頭是暖的,有在文圈認識的朋友們,有從未見過的新朋友,甚至是訪客。

  看到大家這麼關心著自己就讓我覺得不得不振作了,心還是很痛,但會慢慢走出來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 的頭像
Z

Z's Dream World

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Yusyuan huang
  • 田家的玩偶,那人是柾國么😂整個給它自行帶入了😂
    這故事讓我想起了一齣電視劇《烽火佳人》,裡面的女主角也是和喜歡的人分開不被祝福,嫁給了討厭自己的男人,雖然結局不同但是一樣淒涼的前戲🙄
    最後又來給妳打氣了,相信妳會走出來的,時間長或短不重要,重要的是妳向著勇敢邁進很大一步。
  • 其實那人就是柾國ㅋㅋㅋ
    本來整個文章的架構也不是這樣 就寫著寫著莫名其妙就成了你看到的樣子了 本來也沒想BE的 但就順著心意給了他BE 而且還全家死光光
    真的很感動吶 總是不吝嗇地給予安慰跟鼓勵ㅠㅠ

    Z 於 2016/12/03 02:42 回覆

  • 升糖仙子
  • 請原諒我沒有在第一時間看到妳的文
    看到妳回來我很開心
    就知道一定會等到妳的
  • 姐姐來了就好
    總不能讓低迷的情緒一直影響自己
    那樣多對不起關心我的人啊

    Z 於 2016/12/03 02:44 回覆

  • 不太甜的兔子
  • 真的是一場悲劇😭😭
    但是又怎麼能確定那個人一定會來救自己呢
    錯過的時間點和命運和人都太多了
  • 男女主死光光 田家上下也死光光
    只能怪 在不對的時間 遇上了對的人
    最後也沒能改變註定無法在一起的命運

    Z 於 2016/12/03 02:45 回覆

  • sowu
  • 一起陪葬的概念 悲文TTTT

    不用逼自己一下就走出來 慢慢來就好
    相信有一天你會釋懷的 加油!
  • 嗯…可以的 有你們一直來幫自己打氣心裡頭真的很暖

    Z 於 2016/12/05 22:03 回覆

  • 周娜米糕
  • 看到有來拜訪所以就來了~~~
    往樂觀的方向想...就是換了個地方相愛
    然後我好像有點慢來了xDD
    最後...不管怎樣小Z都要加油哦~你可以的♥♥
    一切交給時間。
  • 歡迎常常來~~
    不管是在哪裡 相愛的人還是能繼續相愛的
    可以的 相信時間可以沖淡一切

    Z 於 2016/12/11 18:59 回覆

  • 炒魷魚的幻想
  • 歐尼 我從沒有帳號的時候 都一直關注你的文
    現在有了帳號第一次留言留在
    歐尼寫得文我一直很喜歡也很很崇拜
    很多文 都很激勵人心

    看歐尼最近寫得文
    替你感到難過
    不知道現在留會不會太晚
    但是希望歐尼能振作歐
    很期待你的文
  • 哎呀哎呀也太感動了吧!
    居然被關注了這麼久時間,我都不好意思了ㅋㅋㅋ
    永遠都不會太晚,只是那都已經是過去了,也都走出來了,現在好的很ㅋㅋㅋㅋ

    Z 於 2017/03/22 11:26 回覆